首頁 > 島城隨感

海客談|把河埠頭珍藏在城市記憶里

2019.11.19 簡之

  定海小碶河道的8座河埠頭 “下崗”了,工人們拆除河埠頭后壘起河壩、澆上混凝土,還在岸邊豎起石柱、增設防護欄(據11月8日《舟山日報》報道)。河埠頭已是過時的公共設施,適時 “下崗”既有利于安全又有利于環保,這應該是件好事。

  曾幾何時,河道是居民主要的洗滌場所,河埠頭理所當然屬于標配,人們有說有笑在河邊洗滌的場景也不失為生動風景。當然,那時的人們也會根據不同的洗滌之物自覺地在上下游選擇不同的河埠頭,體現出“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傳統美德。

  現如今家家戶戶用上了自來水,早就無需再到河邊洗滌。與此同時,河道生態也比過去脆弱得多,幾乎已容不得更多污染。少數人習慣于在河邊洗衣物、洗拖把,有的甚至在河埠頭倒痰盂、洗垃圾桶,這些不文明行為不僅污染水質,也影響市容市貌。而且,愛去河埠頭的老年人居多,上上下下的很容易發生危險。在河邊洗滌早已不是生活剛需而是積習難改。在這種情況下,河埠頭顯屬有害無益的累贅。

  定海小碶在縱深推進全國文明城市創建活動中拆除8座河埠頭,無疑是對河邊洗滌不文明行為的釜底抽薪。這事也告訴人們這樣的道理:在社會文明進步的過程中總會存在新陳代謝的過渡期,急于求成或一味等待都有可能導致社會陣痛,唯有審時度勢適時“清場”,才是促進文明和諧的善治之道。

  就拿河埠頭來說,在剛裝好自來水的時候就緊忙拆除,難免會有不小的阻力。因為長期形成的習慣很難在一夜之間改變,很多人或出于習俗慣性,或出于節水目的,一時之間還離不開河埠頭,公共管理理當具有包容度。但包容又不能成為縱容,當河邊洗滌淪為并非剛需的小眾行為,并且已成文明進步絆腳石之時,就該果斷叫停。否則,任憑極少數人將陋習進行到底,整個社會就會長期別扭下去,這無疑是對多數人的傷害。

  適時“清場”行動一直都在進行,人力客運三輪車的退市就相當典型。經過連續幾年的“政府贖買”,三輪車最終徹底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對此整個社會表現出波瀾不驚的平靜。在客觀環境和社會需求早已發生變化的現狀下,假如該“清場”時不“清場”,如今的大街小巷還難免會有人力客運三輪車、農用電動三輪車招搖過市,這無疑會給城市增添許多堵和亂。

  當然,“清場”還得講究繡花功夫,小碶河埠頭的“下崗”方式就有商榷的余地。相比于一概拆除,假如能選擇“上封下留”的方式予以保存,讓河埠頭無法使用卻可供觀瞻,或許會有兩全其美的更好效果。畢竟,河埠頭是很多人的記憶,多年以后大家在岸邊徜徉時依然可以看到河埠頭的遺跡,未嘗不是一種鄉愁的體驗。

上一篇: 下一篇:點滴錄|小樓道孕育大文明
香港一肖中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