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島城隨感

海客談|簡單“鄰里宴”吃出“一家親”

2019.06.19 兵哥

  6月7日晚,夕陽西下,晚霞滿天。東沙司基自然村淡水井的村道邊,紅燈籠早已被高高掛起,圓桌依次排開,人群漸漸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老人們回憶過去的故事,孩子們在席旁嬉戲打鬧……這個往日安靜的小村落變得非常熱鬧。 “趁著端午,在外工作年輕人、外嫁女都回來聚一聚,看看我們美麗家鄉如今的變化……”發起這場同鄉端午鄰里宴的“淡水井愛心慈善小組”成員厲存邦沉浸在忙碌的喜悅中(6月11日《今日岱山》)。

  近年來,居民自發組織的“鄰里宴”悄然在各地流行起來,屢屢見諸報端。 “鄰里宴”組織起來并不復雜,每家各出幾道拿手菜,街坊鄰居圍坐在一起,喝茶、品菜、嘮家常,氣氛熱鬧非凡。

  都說“遠親不如近鄰”,曾幾何時,鄰居之間互相串門、噓寒問暖都是常事,鄰居在我們生活中扮演著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鄰里關系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隨著居住條件和居住方式的改變,鄰里關系漸漸疏遠了,往往成了點頭之交。我們的生活圈子越縮越小,特別是年輕人,往往習慣于兩點一線的生活模式,我們與鄰居之間仿佛隔著一層冰冷的“精神鋼筋混凝土”,我們與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鄰居成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就如有網友發出這樣的感嘆:“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們就住在隔壁卻互不認識。 ”

  6月7日,東沙司基村舉辦的“端午鄰里宴”,促進“相識、相知、相助”,讓鄰居如一家人一樣相親相愛,凝聚了鄰里溫情。正如司基社區黨總支書記鄭懷兵所說:“鄰里和、鄰里幫、鄰里樂。看似只是一頓晚飯,卻展示了司基美麗鄉村、文明鄉風建設成果,更增強了在外鄉賢的歸屬感。 ”

  鄰里不該是“熟悉的陌生人”。鄰居,是伴隨人類社會形成的一種客觀存在。 《孟子·滕文公上》有言:“鄉田同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則百姓和睦。 ”可見,鄰里關系是社會結構的重要組成部分。不論時代怎樣變遷、社會怎樣發展,鄰里關系都不是可有可無、無足輕重的。倘若鄰里關系走向疏離和冷漠,不僅會影響居民間的感情,而且可能因為鄰里間的隔閡而降低社會信任的溫度,這種現象與文明社會的發展趨勢極其相悖,應該成為社區治理的題中之意。要善用溫情化解鄰里堅冰,讓“熟悉的陌生人”不再陌生,成為好鄰居、好朋友,進而促進社區和諧,提升社會的文明水平。

  有媒體曾做過一項調查,結果顯示52.32%的人不知道鄰居的名字等基本信息,只有31.13%的人遇到事情會互相幫助。鄰里關系淡漠已經成了一個越來越嚴重的社會問題,作為社會的小分子,鄰里關系的淡漠直接加重了社會的冷漠,外國媒體頻頻曝出的獨居老人自殺、孤獨死事件,就是鄰里關系冷漠的直接后果。

  是人們主觀上不想改善與鄰居的關系嗎?其實不然,調查顯示,62.25%的人渴望改善鄰里關系,但苦于不知道如何與鄰居溝通。對此,“鄰里宴”就搭建了一個輕松活潑、接地氣的平臺,居民們由相識到相知,由相疏到相助,密切了鄰里關系。

  當然,促進鄰里關系的方法并不局限于 “鄰里宴”這一種形式,還有多種形式我們可以借鑒和推廣。作為我們,應該學會打開家門“走出去”,與鄰居大方誠懇地溝通,讓鄰里關系如同“鄰里宴”一般,“熱氣騰騰”。

上一篇: 下一篇:點滴錄|咱的莊稼更是拿來看的
香港一肖中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