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舟山新聞

從美麗漁村到全國最大礦石中轉碼頭 鼠浪湖書寫奮斗故事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9日 09:02    來源:浙江日報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從美麗漁村到全國最大礦石中轉碼頭,舟山這座小島接續書寫奮斗故事——青春激蕩鼠浪湖

  鼠浪湖島位于岱山縣衢山鎮。這個陸域面積不足3平方公里的小島,和東海上千千萬萬個島嶼一樣,平靜又安寧。

  10年前,為了建設鐵礦石中轉碼頭,鼠浪湖的居民全部遷到了衢山本島。也正是在這10年間,小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如今的鼠浪湖島,已成為全國最大的礦石中轉碼頭,充滿了現代化氣息:數十萬噸的巨輪穿梭在一個個碼頭,轟鳴的機器日夜不停;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回到這里參與建設,步履匆匆的他們讓空氣中散發著青春的氣息。

  看著這些在島上熱情工作、學習著的年輕人,73歲的樂秀增仿佛找到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這些在島上生活了大半輩子的老人們發現,當年的奮斗與激情已經傳承到了年輕一輩身上。他們相信,在這個小島上,還會誕生更多的奇跡。

鼠浪湖航拍照片

  被“珍藏”的故鄉

  “我們年輕時,就曾在鼠浪湖上創造了一個不小的奇跡”

  “從一個貧瘠偏遠的小島,變成后來的美麗漁村,可以說,我們年輕時在鼠浪湖上創造了一個不小的奇跡。”5月29日早上,在舟山三江碼頭前往衢山島的客船上,我們碰到了鼠浪社區黨委書記林夫華,聽說我們要去尋訪鼠浪湖島,在島上生活了40多年的他熱情地介紹:“鼠浪湖留下了我們的青春記憶,也是我們最深的牽掛,要想了解那里,建議你們先跟我一起到鼠浪社區,聽聽我們這些老伙計們的回憶吧。”

  聽了林夫華的建議,下船后,我們直奔鼠浪社區。因為要建設鐵礦石碼頭,2006年,鼠浪湖島啟動整島搬遷工程,2009年9月,島上2200余名居民基本搬遷到了鼠浪社區。

  乍一眼看去,這個建成才10余年的社區和多數城鎮社區并沒有區別:道路寬敞整齊、居民樓鱗次櫛比、綠化帶錯落有致。但林夫華卻說,曾經的故鄉已經被他們“珍藏”了起來。

  看我們有些疑惑,林夫華帶我們來到鼠浪社區文化禮堂,他口中的“老家”是一個長7.2米、寬4.2米的沙盤模型。鼠浪湖島原先的10個主要島礁按衛星圖比例呈現于沙盤之上,學校、醫院、碼頭、漁船……一處處景致生動逼真。

  幾位在隔壁休閑室喝茶聊天的老人走了過來,熱切地向我們介紹自己的家鄉:“看,這就是當年的大禮堂,是我們一磚一瓦砌起來的”“這里是小學,以前很小,我們花了好幾年時間把它擴大了一倍”……

  “記得以前,鼠浪湖上只有幾間茅草屋和幾條泥濘山路,是我們用雙手改變了這個島。”看著沙盤上一間間房子、一條條道路,73歲的樂秀增老人感慨萬分,上世紀80年代初,曾在外地工作的他,把島上幾百名年輕人叫到一起,決心把家鄉建設得和城里一樣:有樓房、有水泥路、有商場、有電影院。

  在島上搞建設,可比陸上艱難多了。樂秀增說,因為沒有車和大型機械設備,每一塊磚、每一片瓦都要他們自己背上山。“一天下來,手腳上全是血泡,但我們沒有喊苦喊累。”也正是在大家的努力下,到上世紀90年代,鼠浪湖成了當地有名的美麗漁村,基礎設施建設和群眾生活水平明顯提升,2000年后海島游熱升溫,來鼠浪湖的游客多了起來。

  如今,隨著碼頭建設的推進,鼠浪湖人曾經生活和建設的故鄉發生了很大改變,但大家的腦海中依然存著過去的影子。樂秀增說,5年前,他和幾位老人一起,憑著記憶和衛星圖做了這個沙盤,想要留住鄉愁,更留下那段青春激蕩的歲月。

  “時常來這里看一看、聊一聊,成了很多人的生活習慣,這里是老一輩鼠浪人的精神家園。”盯著沙盤,林夫華的眼里充滿了眷戀,離開鼠浪湖島已10年,故鄉深深地珍藏在每個鼠浪湖人的心里。

鼠浪湖的年輕人正在為靠岸的船拉纜繩

  開拓中的熱土

  “現在的鼠浪湖,是新一代人建設起來的”

  現在的鼠浪湖島,和沙盤上的漁村,到底有什么不一樣?聽了林夫華等人的介紹,我們登島的念想越來越強烈。

  “我們也時常會過去,注視著那里發生的每個變化。”林夫華和樂秀增主動提出陪我們上島,給我們做向導。

  5月29日上午10時,我們在衢山鎮田涂碼頭搭乘“衢黃港1”號客輪,前往鼠浪湖島。為了方便在島上工作的職工上下島,現在每天有6班船往返于衢山島和鼠浪湖島之間。在碼頭上就可以看到兩公里外的鼠浪湖島,隨著距離的拉近,這個島漸漸浮現在我們的眼前:氣派的港口、高大的樓房,寬闊的公路。

  “歡迎你們來鼠浪湖!”我們一下船,一位女孩迎了上來。

  “這是我女兒林珊,現在的鼠浪湖,就是他們這一輩年輕人建設起來的。”看著女兒,林夫華的語氣里滿是自豪。

  “沿著這條傳送帶廊道往前走,就是兩個可靠泊40萬噸貨輪的泊位,這樣的泊位全國僅有7個……”林珊邊走邊介紹。一路上,我們頭頂的傳送帶廊道發出的“轟隆”聲不絕于耳,這是一套帶式輸送機,既能將卸船碼頭的鐵礦石運送至堆場,也能將堆場里的鐵礦石傳送到裝船碼頭。“每小時最多能運送7500噸的鐵礦石,達到世界一流水平!”

  距離碼頭越來越近,鋼鐵碰撞發出的“哐當”聲也愈發密集。不一會兒,一艘停泊著的巨輪便映入眼簾,這艘約300米長的船足足高出海岸10余米,得抬著頭仰望才能看到船頂。

  “林叔叔,樂叔叔,你們好!”見到我們,一位頭戴安全帽、身著藍色制服的工作人員走了過來。

  “他叫沈群慧,也是鼠浪湖人,還是我的小學同學呢,現在負責碼頭協調工作。”林珊說。

  “小沈,你現在伺候的這個大家伙,可比當初我們村里所有的漁船加起來都要大啊!”樂秀增看著巨輪,發出了嘖嘖贊嘆,一直生活、勞作在大海邊的他,見到巨型貨輪的機會也并不是很多。

  “這艘是25萬噸的貨輪,它還不是最大的,40萬噸的比它還要長100米左右。”沈群慧笑著說。今年34歲的沈群慧在碼頭干了4年,是第一批上島的工作人員,每天打交道的是一艘艘巨型貨輪,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船員。

  碼頭的工作不輕松,12個小時的白班和夜班交替上,但他覺得挺有意思。“在一起干活的都是年輕人,很多比我還年輕,大家合得來,而且我們還有機會認識不同國家的船員,每年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明信片就有上百張呢!”

  “真好,我要是年輕二三十歲,肯定過來和你們一起干。”聽著沈群慧的介紹,林夫華一臉羨慕。

  “‘中華富進’輪中午12時離港,請提前做好準備。”對講機里傳出的指令讓沈群慧又投入了忙碌的工作:“我看好港口的發展前景,我更希望能為家鄉發展出一份力!”說著,他跑向碼頭,指揮協調船舶離港。

記者在碼頭采訪

  新時代的征程

  “奮斗與激情已成為鼠浪湖文化,有了生生不息的力量”

  在鼠浪湖島上,我們看到的都是一張張年輕的臉龐。舟山鼠浪湖碼頭有限公司負責人朱偉達介紹,如今,島上工作生活的700余人,平均年齡30余歲。這些年輕人,一半來自衢山鎮,和林珊、沈群慧一樣的鼠浪湖人也有近百人。

  年輕人聚在一起,有拼勁,也有激情,沈群慧對我們說,2015年10月13日,他們卸下了第一斗礦砂;2016年9月23日,滿載巴西鐵礦的40萬噸礦輪“遠見海”成功靠泊鼠浪湖碼頭,這艘船裝了39.3萬噸貨,他和弟兄們用了120個小時才卸完貨。

  “120小時是一個起點,后面,又縮短到了80小時、70小時,現在確保控制在55小時以內。”沈群慧說。

  2018年全年,鼠浪湖礦石中轉碼頭接卸外輪129艘次,其中40萬噸28艘次,也就是說,40萬噸礦輪已成為鼠浪湖島的常客。沈群慧和同事們一直在努力的就是怎樣用最短的時間把這40萬噸的鐵礦砂順利卸完。

  和沈群慧一樣,在鼠浪湖島上,每個崗位的年輕人都在互相競爭,到處可見勞動競賽的成績表。

  “就和我們當時一樣,大家都比著誰干得快、干得好,年輕人就是要有這股熱情。”看著這些成績表,樂增秀開心地回憶。

  而過了下午4時,小島有了一陣輕松的氣息:伴著歡快的音樂聲,一場場籃球賽、羽毛球賽陸續展開,剛才還身著工作服的小伙姑娘們,一個個換上了運動服,在賽場上奔跑。

  “為了讓島上的生活不那么枯燥,我們建設了好幾個運動場館,還有室內的健身房,也會組織各種比賽,可以說,這里的年輕人,生活過得比城里的還要豐富呢!”朱偉達對我們說,各種文體活動也拉近了年輕人的距離,不少青年男女在這里相知、相識。“過去5年里,在島上認識并戀愛的年輕人就有近10對呢!”

  這時,朱偉達叫來了一對在球場邊聊天的情侶。“他叫葉金哲,營運操作部斗裝班大班長,她叫盛夏逸斯,這一對還是我介紹的呢!”

  “島上工作、生活條件可能沒有城市好,但我們一路走來相互鼓勵,也決定一直牽手走下去。”葉金哲說,他們決定,明年在島上舉辦婚禮。

  晚上10時,對面衢山島上千家萬戶的燈已經熄滅,忙碌了一天的人們大多進入甜蜜的夢鄉,然而對兩公里外的鼠浪湖島來說,卸船機上明晃晃的大燈把這里照射得如同白晝。

  除了工作的人們,一間間宿舍和閱覽室也大多燈火通明,年輕人拿著書本認真學習。“我準備報考浙大在職研究生,我們好多同事都報了在職研究生和自考。”林珊對我們說,每天,他們至少要花3個小時用于讀書,公司也會經常請高校專家、教授為職工們授課。

  “就和我們當年一樣,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也都會去夜校學習,別看我們生在偏遠小島,學歷層次在當時還是比較高的。”樂秀增說。

  “我們現在的條件比當年好多了,你們能夠做得這么好,我們更不能丟鼠浪湖人的臉!”林珊笑著說。

  臨近第二天零時,沈群慧又仔細查看了一艘40萬噸巴西礦輪的每一根纜繩。他說:“這是它第3次靠泊了,每一次我們都特別小心,因為安全是鼠浪湖的生命線。”

  凌晨1時,沈群慧勸我們早點回去睡,他也要回寢室休息了。他的寢室離礦砂輸送廊道只有100余米。“這么近,難道不吵嗎?”我們好奇地問。“那你不知道了,只有吵才能睡得香,‘吵’說明機器是正常運轉的,要是突然沒了聲音,一定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必須趕緊起床查看。”他回答。

  夜空繁星點點,我們回頭看了看正在緊張作業的碼頭。這一次尋訪,讓我們對鼠浪湖人代代相傳的奮斗與激情有了更深切的理解。而今,這種精神寶藏已成為鼠浪湖文化,融入鼠浪湖人的血脈,有了生生不息的力量。

浙江日報刊文

原鏈接:  
  已推薦|889
標簽:碼頭;湖人;年輕人;沈群慧;林夫華
關于舟山網(大海網)| 聯系我們| 網站聲明| 網站律師| 網站制作| 在線投稿

Copyright ?2019.舟山國際互聯網新聞中心、舟山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E-mail:[email protected] 電話:0580-2828236

主辦單位:中共舟山市委宣傳部、舟山日報社、舟山廣播電視總臺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3120180012 新出網證(浙)字7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浙B2-20090004 AVSP:1110532號 浙公網安備 33090202000366號

香港一肖中特资料